第26章:男团女导师(26)
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
公子糖糖
科幻灵异
    唐果从舞台上下来休息时,转头往休息室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枣枣的声音适时响起:“果果,你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。”

    唐果提着裙摆,缓步行至单间休息室补妆,走廊里叽叽喳喳的,很吵。

    “资料里,有准确提及沈修染死亡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帮你查询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果左手压着右手背,指尖规律敲击着:“原剧情中,沈修染和女主关真真的感情线又是怎么样的?什么时候正式相遇?”

    “沈修染死亡时间,成团第二年八月,刚刚结束天选之子男团周年演唱会当晚,死于后台休息室内。”

    唐果的指尖轻轻颤了一下,看着化妆台上摆放的化妆品,陷入沉默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枣枣将另一组资料整理出来,继续补充道:“原文中,男女主相遇是在《第一初恋》剧组,女主向男主表达喜欢,说自己是男主粉丝。女主因为是十八线演员,在拍落水戏后没人搭理,男主送了一件外套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有媒体捕风捉影,女主意外蹭了男主热度,开始有了一点热度。”

    唐果轻轻叹了口气:“女主重生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唐果眉头紧紧皱起,思考着男主自杀的时间,还有他的人物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不是帮沈修染挡了一劫吗?男主没有被男人潜,后期发展应该很平稳。”

    枣枣不解她怎么突然就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唐果咬着食指关节,沉吟道:“沈修染在完成演唱会后自杀,而且是在休息室,不是在家中,怎么想都很突然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这两天眼皮一直跳,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枣枣很佛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不是你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赶不及呢?”

    唐果目光骤然一紧,上次是时机抓得好,但是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及时。

    如果上次秦午带队晚一步,沈修染已经被欺负,那结果可能就是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等比赛到了后半程的时候,唐果站在舞台后面,往台下近处扫了一眼,目光忽然定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一直在不安什么了?”唐果咬牙。

    枣枣一头雾水:“到底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沈修染的公司。”唐果捏着话筒的手紧紧攥住,眼底冒出暴戾的光芒。

    空气一阵安静,枣枣被她的煞气给杀的有些紧张:“沈修染签的公司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上次他被送到酒店,是谁攒的局?沈修染被谁带出去的?又是怎么被弄到别人床上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传美那边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沈修染签约公司在中间穿针引线,你觉得这事能那么顺利?”

    唐果将怒气压下,努力不让自己失态,现在活动还没结束,搞砸一切对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问题出在沈修染公司身上,即使传美那次没成功,但后面还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上次沈修染的经纪人怎么跟他解释的,连他都没有怀疑过自家公司。

    沈修染签约的是家小公司,叫东耀传媒。

    经纪人她没见过,但根据原文中的描写,姓敖,名叫敖素芬,是个很低调的女人。

    应该就是台下那个脸上带着浅笑,微胖,个子不矮,带着黑色眼镜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唐老师,投票通道关闭了。”洛正弦站在她身边提醒了一句,偏头低声问道,“你觉得谁能拿到第一?”

    唐果抿唇轻笑:“沈修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洛正弦好奇地观察她表情,“你对他挺有信心的,我最近听人说他是你前男友?”

    “算是。”唐果也没拒绝洛正弦八卦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认识的啊?”

    唐果浅笑摇着指头:“这是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跟洛老师打听个事情。”唐果与洛正弦交头低谈,“你身边有没有人了解东耀传媒?”

    “东耀传媒?”洛正弦闻言眉头忽然颦蹙起,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“看来洛老师是知道这家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洛正弦摇头,脸色严肃,不太想谈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东耀传媒,能不沾就不要沾,就是骗骗新人的小公司。”洛正弦叹了口气,余光扫了四周一眼,提点道,“你要是与东耀传媒有合作,还是尽早抽身,如果准备合作,还是考虑考虑其他团队吧。你找人认真调查一下,其实还是能查到一些猫腻的。”

    “洛老师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    洛正弦目光暗了暗,低声自嘲地笑了一下:“我初恋女友是东耀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她遇到什么麻烦了吗?”

    洛正弦嘴角抿成一条直线,许久后声音略低地说:“她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东耀做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洛正弦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调查吗?”唐果很快就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查不出来,而且我和她交往几乎没几个人知道,她和我差14岁,大学还没毕业,签了东耀传媒,在戏里客串了两回,我对她有好感,就交往了。”

    洛正弦有些颓废地靠在一边,似乎烟瘾犯了,只能从兜里剥了颗糖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她是从楼梯上摔下来当场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在公司。”洛正弦抬头直直地看着她,“我一直觉得是有人把她推下楼梯的,但具体的我也没权利要求警方公开调查细节,反正最后她父母接受公司提供的补偿,加上公司有为她买人身意外险,她父母得了很大一笔赔偿,就没再追究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感觉其中有不少疑点,警方没继续追查,不是意外的话,那就是对方做的很干净。”

    唐果双手背在身后,靠在墙上,抬手在他肩上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以前也没和谁说过,但是再谈恋爱,总感觉心里有块地方过不去。”洛正弦扬起嘴角,笑容干净又脆弱,“说出来似乎就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耀传媒千万别沾,他们公司出的事情不止我说的这一件,有空你自己查去吧。”

    唐果认真地点头:“好,我会认真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不管这公司藏着什么妖魔鬼怪,阻止她完成任务的障碍,她一定要亲自铲除。

    沈修染是她罩着的人,动他,得先过自己这一关。